您现在的位置是: 科技 > > 正文

警方连续破获的利用网络传播虚假视频的案件

时间:2021-04-27 16:45:41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发布者:DN032

在各种网络平台上,短视频都很火爆,我国现在也成为世界第一视频用户大国。但是很多网友用户可能不知道,你所见却未必真实。为了能有流量,一些视频发布者动起了歪脑筋,故意编造一些耸人听闻或境遇凄惨的故事拍成短视频,打着所谓真实见闻的旗号发布在网络平台上,博眼球增流量,甚至利用大众的同情心骗取钱财。而且,作假的“技术”和套路还在不断升级,今天我们就来看几个最近警方连续破获的利用网络传播虚假视频的案件。

2020年6月底,在网络上一段视频突然火了起来,根据视频显示,贵州省威宁县一个名叫坚强村的小山村传出了奇怪的叫声,有人甚至说这是龙的叫声,一时间,视频火爆刷屏,威宁县这个小山村也成了网红村,不仅是十里八乡的村民,就连云南、四川也有人赶过来,甚至有人宣称,真在现场听到了龙叫。

随着视频扩散,各种说法也多了起来,有人还联想到了地震、滑坡等自然灾害,恐慌情绪开始出现。这些叫声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些网友也对这段视频中出现的所谓“龙叫”的声音是否真实产生质疑。然而,面对网友的质疑,视频发布者并不理会。并且随着所谓“龙叫”的视频传播越来越广,赶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龙叫没人听到,不少人在现场却听到了另外一种奇怪的声音。为了调查清楚事实真相,威宁县组织专家赴现场实地查勘。坚强村附近未发现明显地质活动发生,无明显地震、泥石流等前兆,调查中,专家们有了别的发现。

经过调查,专家基本认定,在坚强村附近聚集的人员所听到的现场奇怪声音,实际是当地一种鸟类发出的。明明是鸟叫,怎么就变成了响彻山谷的“龙叫”呢?这最开始的所谓“龙叫”的视频又是怎么出来的呢?威宁县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发现,视频是造假而成,视频里所谓龙的叫声,实际是来自于2018年7月,网络上一则动物园内老虎嘶吼的原声视频。威宁网友刘某江、虎某江、陈某丹、张某等人为博取关注,将不同场景的视频、音频嫁接,再加上后期音效处理,上传到网络,4人因造谣受到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及训诫等处罚。

为了吸引眼球制作假视频,结果却造成了社会恐慌,造假的手段并不高明,但危害可不小。

根据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9.27亿,占网民整体的93.7%。其中短视频用户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用户群体,与此同时,视频造假也不断出现,像曾被网上广泛传播的“女孩考上大学跪谢父母”、“火锅店老板娘教训醉酒男”等,都被证实是摆拍,如果说有些假视频是为了骗取关注、吸引流量、增加粉丝,那么还有一些造假视频则更是赤裸裸的为了直接的利益,把人们的好奇心,甚至同情心通过造假视频直接兑换成金钱。在这些假视频后面,甚至有专业公司、专业团队介入,结成地下产业链条。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北京市网络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王四新:它是一个技术化、团队化、流程化的操作,而且不断从商业方面获得反哺,所以导致花样不断翻新,规模上不断升级。

从商业方面获得反哺,正是多数视频造假最终目的。这样一段视频曾在网络上流传:四川凉山地区的小姑娘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父亲去世,上不起学,身世凄惨,让人唏嘘不已,很多人在同情之余也慷慨解囊,购买视频中凉山地区贫困村民销售的自产苹果。然而2020年年底,有网友发出视频,视频揭露一些用欺骗、暴力等手段拍摄的虚假视频,目的是吸引关注,促销带货。

按照爆料视频所说,这些视频是一个叫韩文的团队拍摄的,为了达到效果,采用滴眼药水、掐孩子等手段,人为制造女孩流泪场面。还谎称帮助哑巴母子销售家产苹果,实际销售的却是市场上的苹果,真的是这样么?为此,当地警方也进行了调查。

“韩文团队”的策划人“韩文”真实姓名赵宏进,1992年生,陕西人,以前在上海打工时负债累累,2020年雇摄像师组成团队,来到凉山开始做短视频,并在某视频平台建立专门账号发布传播。“韩文团队”策划人赵宏进:如果没有流眼泪的话,我们用眼药水给她滴到眼睛上,这样可以引起更多社会关注,流量就会更高。

流泪是假,那么视频中小姑娘凄惨的故事又是否真实呢?在凉山当地警方的帮助下,记者找到了相关当事人阿佳。如果不是当地警方帮助确认,很难相信,眼前的女孩和视频中是同一个人。阿佳的老师们告诉记者,他们当初在网上,看到“韩文团队”拍摄的讲述阿佳故事的视频时,比记者还要惊讶。

根据记者的实地调查,今年七岁的阿佳根本不是“韩文团队”视频所宣称的那样是孤儿,上不起学。真实情况是,阿佳父母离异后,和爸爸、继母、奶奶生活在一起,并且凉山从2016年推行一村一幼学前免费教育,不需要花一分钱,阿佳已经在幼教点上了三年学。而为了让阿佳讲述与身世不符的故事,“韩文团队”以拍摄短剧需要她来表演的名义欺骗阿佳参与了拍摄。也就是说,“韩文团队”的视频完全是人为造假摆拍的。

被拍摄者是以欺骗方式拉入镜头的,孩子说的话是人为教的,家庭境况是编造的,脸上的造型是经过设计的,就连拍摄时的场景也经过了移花接木。拍摄时“韩文团队”没有用阿佳自己家的房子,而是选择了村里一间早已不住人的土坯房。为了吸粉增加流量,“韩文团队”视频里最多的就是年迈的老人、哭泣的孩子、破败的老房子。一条“石榴大爷”为了换生活费,要卖掉孙女心爱的小狗的视频也是假造的。女孩是邻居的孩子,狗是临时借的。至于帮助哑巴母子卖苹果,真实情况是“韩文团队”只在这户人家里买了几千斤苹果,但通过直播销售了几十万斤苹果,获利达29万元,赵宏进个人分得12万元。

这种造假视频牟利的行为,不仅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也骗取了公众爱心,消费了社会善意。在凉山,假视频制作团队打着扶贫的幌子,获取不法利益,而在上海,有几位阿姨遭遇的则是以慈善为名义的骗局。曾经在某平台极其活跃的某视频号先后发布了五六十条视频,男主角经常为了帮人潸然泪下,根据平台显示数据,很短时间内就吸粉超过200万人,随即,视频号主人以伸张正义、资助孩子为名,直播卖起了珠宝。

煽情再加上眼泪,打动了不少粉丝们的心。杨女士从2020年12月开始,前前后后购买了所谓海洋之星、钻戒、蜜蜡、珍珠等共计两万多元珠宝,可货到后,杨女士欲哭无泪。

投诉人 杨女士:蜜蜡我都不好意思说卖400多,原价好像是2900多,鉴定下来说是塑料,人家也不给我鉴定了,直接说不要鉴定一看就是假的。

记者介入后发现,类似的投诉并不在少数,并且不光珠宝是塑料的,连视频号主人卖惨的故事也都是虚构的。

然而,面对投诉,平台只是下架了相关视频号,这位视频号主人干脆转移到了另一个平台上,换了个马甲,继续他的情感故事。受害者们投诉无门,退赔无路。专业人士指出,视频造假屡打不绝的原因之一,就是涉及部门多,定性难,不法人员违法成本极低。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北京市网络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王四新:涉及到多部门,如果涉及到地方治安案件的话,涉及到地方公安,那到底谁来出手,以什么方式出手,需不需要联合,怎么联合,这些问题在实践中都大量存在,但是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实际上,相关部门一直重视网络视频发展中出现的问题,2019年,《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出台,明确网络短视频平台实行节目内容先审后播制度,2020年底,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出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平台要落实管建同步,对违规不良内容实现精准预警和及时阻断。

短视频和直播时代的到来,催生了新的业态和营销模式,确实带来了新的致富机会,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做什么事都该有底线。一小部分人利用公众善良和信任造假牟利,污染的是整个网络环境,伤到的是整个社会的信任度。去年下半年,部分平台联合发布了《网络直播和短视频营销平台自律公约》,平台将共享严重违法主播信息,完善违法行为处置公示制度。让造假者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才能让网络空间更清朗更健康。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1-2020  产业研究网  www.coalstudy.com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14 676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18004326号-15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